您的位置:首页 > 以案说法 >
一名毒犯的生命倒计时
www.yaanpeace.gov.cn 】 【 2019-07-05 10:40:41 】 【 来源:雅安长安网 】

1.jpg

  

刘某在刑事裁定书上摁下手印

  

2.jpg

  

刘某被带出看守所,押赴刑场执行死刑

  

  唐艳 汪雪 黄英康 献元 本报全媒体记者 吴显云 文/图

  

  2017年3月27日,安岳县的刘某因制造毒品罪被资阳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随后,他提起上诉。2018年7月3日,省法院依法驳回其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

  6月25日,资阳中院法官向刘某送达、宣布了最高法的刑事裁定书。当日14时07分,刘某被资阳中院工作人员带离安岳县看守所,押赴刑场,依法执行死刑。

  

  行刑前的最后时刻

  

  6月25日13时,安岳县看守所门口,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,罪犯刘某的父母、女儿、姐姐及几名亲戚在看守所门外的接待室里等候着,他们昨天接到法院的通知,今天来见刘某最后一面。

  

  13时30分,资阳市中级法院现场核对刘某亲人们的身份,并一一签字。5分钟后,法院、检察院、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及刘某4名直系家属进入看守所,经过5道铁门,来到了会客室。

  

  13时40分,戴着手铐脚链的刘某被4名武警带到审讯室。“今天,我们将执行最高法的终审裁定,维持资阳中院一审判决,刘某因制造毒品罪被依法判决死刑。”资阳中院两名法官送达、并宣布(2018)最高法刑执10162380号刑事裁定书,告知刘某今日将执行死刑命令。“你还有什么遗愿吗?”现场的检察官问道。“没有。”刘某喃喃地说。随后,在法官的示意下,刘某双手颤抖地捧起裁定书,认真地看了看,然后重重地摁上了手印。

  

  13时50分,刘某被带进会客室。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墙,他默默地看着久违的亲人们,眼眶渐渐红了。亲人们一见到刘某,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呼喊声哭泣声交织在一起。现场法官示意双方拿话筒通话。“我们不怪你,你也不要怪我们,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。”刘某的爸爸哽咽着说。“儿啦……我生你,就想你好好的,孝敬我们,为我们养老送终啊。”刘某的妈妈对着话筒哭喊着,久久不能平静,刘某一直强忍着泪水。“爸爸,爸爸……”女儿拿起话筒,用稚嫩的童声呼喊着,此时的刘某再也忍不住,眼泪哗哗地掉了下来。“我真的不是一个好儿子,也不是一个好丈夫,更不是一个好父亲,很多事情发生了之后,才知道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,我对不起家人……妈、老汉,你们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我在这儿给你们磕头了。”最后,刘某对着玻璃外的父母,深深地鞠了两个躬。“时间到!”三个字犹如一柄利剑深深插入刘某及其家人的心脏,对生命的渴望、对家人的不舍都在这里画下句点。

  

  14时06分,刘某被数十名法警、民警、武警从会客室里押解出来。他仰望天空,长长的叹了口气,拖着沉重的脚链,上了警车。14时07分警车缓缓驶出安岳县看守所的大门,驶往资阳,刘某被押赴刑场,执行死刑。

  

  至此,曾经以为只要“零口供”,就可以逃避法律制裁的刘某,走到了生命的尽头;这个让安岳县公安局奋战1个月、历经艰辛破获的“2016—240”号省督目标案件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  

  制贩毒团伙被摧毁

  

  2016年8月初,安岳县千佛乡村民刘某的反常举动引起了警方的注意。1989年出生的刘某没有固定的职业,没有固定的经济收入,但近期却出手阔绰,经常出入当地高档消费场所。安岳警方将其纳入重点关注对象。

  

  经调查,警方初步认为,刘某背后可能存在一个多人合作进行制、贩毒品的团伙。赓即,安岳警方将这个情况报告上级公安机关,同月,省公安厅将此案列为“2016—240”号省级目标案件进行督办。

  

  在上级机关的大力支持下,安岳警方迅速摸清了这个以刘某为首,龚某某、李某等5人为成员的制贩毒团伙情况。然而,由于毒品犯罪手法在不断翻新,加上刘某、龚某某、李某等人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,采取人货分离的方式进行毒品运输和贩卖。一时间,犯罪证据很难固定,部分涉案人员犹如蒸发的水滴一样,消失得无影无踪,警方的追逃工作几度陷入僵局。

  

  在困难面前,办案民警没有气馁,而是与钟某某、付某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、比耐力拼毅力。民警先后辗转重庆、成都、资阳、南充、绵阳等地,经过1月的鏖战,对刘某为首的制贩毒团伙进行了进一步监控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,安岳警方在摸清该团伙的活动规律、栖身地点等重要情况后,进一步锁定了刘某为首的制贩毒团伙的犯罪证据。

  

  2016年9月1日,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支持下,安岳警方迅速采取行动,在锁定制贩毒品窝点后,制定了详细的抓捕方案。当日13时,民警在安岳县千佛乡玉千路将犯罪嫌疑人刘某驾驶的轿车拦获,在副驾驶位前方查获两袋净重分别为774.8克、909.7克的白色不明晶体(后经鉴定为含量75.71%、75.61%的甲基苯丙胺)。当日下午,办案民警乘胜追击,分别将龚某某、李某等5名团伙成员全部缉拿归案。民警在安岳县千佛乡龚某某家中找到该团伙制造毒品的窝点,现场查获大量制毒工具、制毒原材料、15千克冰毒晶体。

  

  “零口供”难逃法律制裁

  

  据办案民警介绍,由于刘某的亲哥哥于2015年因贩毒被乐山警方抓获,刘某全程参与了法院对其哥哥的审理,他认为,公安机关、检察院和法院在办理这类案件时,证据是对案件定性、对犯罪与否最关键的东西,他什么都不说,司法机关就很难掌握相关证据。于是,在民警对刘某的多次审讯中,他始终缄默不语,保持“零口供”,对他和团伙的犯罪事实拒不交代。殊不知,办案民警通过前期的缜密侦查以及对其他团伙成员的审讯,早已掌握了以刘某为首的犯罪团伙于2016年6月、8月期间,在安岳县千佛乡一租用房屋内制造冰毒,并将成品冰毒贩卖至成都、重庆、内江等地的所有证据。

  

  铁证如山。刘某以“零口供”被资阳中院一审判处死刑;同伙李某、龚某某因涉嫌制造毒品罪,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13年,其他涉案人员因涉嫌贩卖毒品也受到了相应的法律制裁。


来源:四川法治报

编辑:马楠

雅安长安网简介 | 版权声明 | 投稿须知 | 投稿邮箱:yaanpeace@163.com |

蜀ICP备14031306号-1 雅安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