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以案说法 >
一桩良心泯灭的惨案
www.yaanpeace.gov.cn 】 【 2019-06-25 15:31:43 】 【 来源:雅安长安网 】

  安岳县青年郭某在南部县离奇失踪,家人报警后,南部县警方发现郭某的一辆汽车被他在南部县的朋友高某出售,而高某所提供的卖车委托书上的郭某签名是假的。原来高某私自将郭某的汽车卖掉,导致二人产生纠纷,高某为逃避债务,当他发现郭某煤气中毒时,放任不救致郭某中毒身亡……近日,南充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高某无期徒刑。

  

  为还债务兴诡计租来汽车去交易

  

  高某于1991年9月4日出生在南部县定水镇五房坝村2组,中专毕业后,曾辗转多地打工。2016年下半年,他在成都跟随一名男子从事网络诈骗,与该男子手下的郭某成了密友。时年19岁的郭某是安岳县人,父母都在成都务工,在成都购买了住房,还给郭某买了一辆轿车。

  

  郭某和高某在网上冒充女子,以恋爱的名义诈骗男人的钱财,但斩获不多。2017年春节,高某在郭某位于成都的家中过完年后,于正月初七这天叫郭某同他一起到南部县升钟湖开农家乐。二人来到升钟湖附近,一问房租要8万元,便商量到南部县城继续从事网络诈骗。

  

  2017年3月中旬,两人以高某的名义在南部县新欣街合租了一套房子,购买了电脑和简单用品,并以开淘宝店为由招聘了两名青年女子,一起在租住房里从事网络诈骗。两名女子干了半个月左右,感觉不对劲,便不辞而别。郭某和高某一起做到2017年6月,高某感到收获不大,就搬回定水镇做豆芽生意,郭某独自在租住房里干老本行。高某叫郭某把他的轿车租给他,议定租金每月1000元。2018年1月10日,高某又回到南部县城送起了外卖。

  

  2018年1月中旬,高某因欠下他人债务,决定偷偷将郭某的车卖了还债。同年1月16日,他联系上南充一个收购二手车的人赵某。第二天,赵某叫他把车开到建兴镇,以6万元成交,并要求直接转账到车主的银行卡账户上。高某谎称是车主郭某委托他卖车,而赵某坚持要把车款打到郭某的卡上。高某便找到郭某,撒谎说要用他的银行账户收一笔6万元的豆芽款。郭某没多想,便向高某提供了自己的银行账户。此后,郭某分3次将卖车款取出,将其中的5万元交给了高某。高某用其中部分钱还了账。

  

  事情穿帮惹纠纷只因欠钱埋祸根

  

  事后,高某怕郭某及其家人找自己的麻烦,便到一家复印店伪造了一份汽车买卖委托书,要郭某在委托书上签字。高某骗郭某说,他是用这份委托书找朋友借钱,并不会真正卖车。但郭某觉得其动机可疑,拒绝签字。高某便模仿郭某的字迹,在委托书上签了郭某的名字。

  

  2018年2月初,郭某见高某几次到出租房来都没有开车,联想到高某哄骗其在委托书上签名的事,疑心车已经被高某卖了,便要求高某还车。高某找了很多借口进行搪塞,郭某说要报警,高某只好承认车已被他卖了,1月转到郭某账户上的6万元就是卖车款。二人为此产生纠纷,高某向郭某出具了一张7万元的借条,郭某成天催促他尽快还钱。

  

  据案发后高某向民警供述,2018年2月6日中午,高某到郭某的租住屋给他送盒饭,二人边吃边聊,郭某说天气很冷,高某说把火炉生起,郭某便叫他去市场上买钢炭。下午2点多,高某骑摩托车来到南部县城南市场买了一些钢炭回来。

  

  当晚天气很冷,高某决定就住在这里。当时郭某在客厅用电脑打游戏,高某把钢炭倒在一口废旧铁锅里生了火,很快做成了一只热腾腾的火盆。他把火盆端进郭某的卧室,躺在郭某床上睡了一会儿,郭某也进屋睡下了。高某觉得郭某床上又脏又臭,到了晚上快12点时,忽然又感觉浑身不舒服、头晕胸闷,就问郭某有没有感到不舒服,郭某说没有。高某便说他到客厅去睡。

  

  见死不救藏祸心致室友命丧黄泉

  

  高某在客厅里将几张凳子拼在一起,开起烤火炉,用毛毯盖着睡了。后半夜,郭某在卧室里叫高某说他冷,让高某烧点水他要烫脚。高某把一个电热水袋烧热交给郭某捂脚,郭某又叫他往火盆里加点炭。半小时后,郭某说还是冷得很,叫高某烧水,高某就把客厅的烤火炉拿到卧室,让郭某烤火。郭某又说头疼,高某问他是不是感冒了,要不要去看医生,郭某说不用,睡一会儿就好了。过了一会儿,高某问郭某是否好些了,郭某说好些了,高某就把烤火炉拿回客厅睡了。

  

  第二天早上8点过,高某进卧室问郭某好了没有,郭某说好了,只是口干想喝水。高某便把剩余钢炭全部加入火盆,出门买了燕麦、银耳汤和两个酥饼,又到城南市场买了一些钢炭送回去,看见郭某坐在床上吃早饭,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。高某又往盆里加了些钢炭,然后将卧室门关严,骑着摩托车去上班。

  

  高某上了一个多小时班,想起头天晚上在郭某卧室睡觉时胸闷气短,而郭某也说头痛,他猜测可能是烤火引起一氧化碳中毒,便回去查看情况。打开卧室后,他看到郭某躺在床上呻吟着,嘴皮呈紫色。高某断定郭某系一氧化碳中毒。这时,善与恶两种念头在他脑海里激烈地交锋。要不要救郭某?他迟疑不定。两人认识一年多以来,郭某和家人对他不错,何况房子是他租的,钢炭是他买的,火盆是他生的,他理应出手相救;但想到郭某这几天正不停地催他还钱,还声称要报警,如果郭某死了,那笔债务也就一笔勾销了。恶念最终占据了上风,高某重新关上卧室门便离开了。

  

  当天下午,高某又回到租住房,见郭某的症状更加严重,气息微弱,满脸乌紫,他没叫郭某便关上卧室门,继续去送外卖。当天傍晚,高某再次返回时,见郭某全身赤祼躺在床上,没盖被子,满脸是血,他喊了郭某两声对方没有答应,又用手按了按郭某的肩膀,对方还是没有反应。他估计郭某已经断气了,便从郭某的抽屉里找到那张7万元的借条,用打火机点燃销毁了。然后,高某找出他伪造的汽车买卖委托书,在签名处用郭某的手指按了指印。

  

  自认手段很高明东窗事发获重刑

  

  做完这一切后,高某想到这笔欠债终于摆平了,微微松了一口气。但是,他又想起房子是他租的,钢碳是他买的,如果警察调查起来他会吃不了兜着走,便决定把郭某的尸体藏起来。他用床上的毯子把郭某的尸体裹住,又用塑料胶布捆紧,找出行李箱试图把尸体装进箱子,但箱子有点小没有装下。当晚,高某心中特别害怕,就到附近的一家酒店开了房。

  

  第二天上午,高某到县城买了一只黑色大箱子,回到租住房把郭某的尸体装进箱子里。然后,他给朋友康某打电话借了一辆小货车,开车并买了一把锄头、一把铁锹和彩条布,把装着郭某尸体的箱子搬到车上,用彩条布盖着,运到南部县四龙乡一处山坡上,挖了一个土坑,将郭某的尸体掩埋。然后,他将铁锹和锄头丢入附近的水塘,驾车逃离现场。

  

  再说2018年2月6日这天,郭某的母亲最后一次和儿子通电话,叫儿子回家过年,郭某说8日回家。可到了8日,郭某的父母再也无法联系上儿子了。他们调取郭某的通话记录,发现最后联系人是高某。过完年后,郭某的父亲多次来到南部县找高某要人,高某一口咬定他不知郭某的下落,并称郭某在从事网络诈骗,他委托自己卖了车,可能是急于筹集路费,畏罪潜逃了。郭某的父亲感到高某可疑,便于2018年3月11日拨打110报了案。南部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立案进行调查,得知郭某的轿车已被高某卖掉,而高某称是郭某委托他卖的,并向警方出示了委托书。警方通过鉴定,发现委托书上郭某签名是伪造的。在铁证面前,高某不得不交代了见死不救致郭某中毒死亡的犯罪事实。

  

  南充中院审理此案后认为,被告人高某为了偿还个人债务,在被害人郭某不知情的情况下,将郭某租给他使用的轿车进行变卖,被郭某发现后,二人产生纠纷。当高某发现郭某一氧化碳中毒后,为了逃避债务,没有对郭某采取积极有效的抢救措施,放任危害结果发生,导致郭某死亡,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。2019年6月13日,该院依法判处高某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赔偿郭某父母45335元。


何显飞 赵相勇 本报 全媒体记者 牟廷河


来源:四川法治报

编辑:马楠

雅安长安网简介 | 版权声明 | 投稿须知 | 联系我们 | 投稿邮箱:yaanpeace@163.com |

蜀ICP备11006973号-2 雅安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